首页  »  成人小说  »  女促销员为业绩卖身

女促销员为业绩卖身

添加:2018-11-13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看著镜子中的自己,感觉有些恍惚。乌黑的长髮凌乱的散著,遮住了半边脸。赤裸的身体,丰韵却缺乏光泽。乳房高高耸立著,乳间白糊糊的一片。下身光溜溜的,两片阴唇微微张开,双腿间有些液体闪闪发光。
 
已记不清楚多少次了,在男人发洩完后自己审视自己的身体,大脑裡是一片空白。然后,木然的到卫生间洗淨自己,再到镜子前慢慢的穿戴起来。黑色透明的蕾丝胸罩和丁字裤,黑网格吊带长袜,黑色吊带背心和超短裙。最后穿好黑高根鞋,把挎包提上,离开那个任人淫辱的地方。
 
一年前,我加入这家地产中介公司。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促销豪宅楼盘,我想做促销小姐,就是看中了那丰厚的回扣。一套精装别墅4、500万,2%的回扣就有8到10万。可并非那么容易,开始的3个多月,带了不少客户,却一套都没有卖出去。
 
第4个月的第一天,就被老总一通骂,心裡难受极了。晚上和几个姐妹到KTV唱歌,拼命的喊,拼命的喝,直到昏沉沉的想吐。跌跌撞撞的去洗手间,迷糊中看见别的包间微开的门缝裡有做陪的小姐张著双腿,依在客人怀裡任由摸弄。直觉得脸上越发滚烫,却突然想起那个陈先生。
 
陈先生是前几个月碰到的最有实力买房的一位,也是最色的一个。碰到他的头一次,他就乘机摸我的手和腰。带他去看房,他居然在房间裡抱著我要强吻,裙子都被他撩到了大腿以上。我抽了他一巴掌,他也不生气,走的时候仍然嬉皮笑脸的叫我再和他联繫。
 
回到包间,几个姐妹也喝得歪歪倒倒的。高姐拉过我,说:「别憋著声闷气了,来,来唱歌。」
 
我说,「被骂了一早上,现,现在还难受著呢。」
 
「你呀,也是不灵活,看姐姐我,业绩不是一直还可以吗」,高姐一边喝酒一边笑著对我说。
 
我想想也是,问「高姐,你,你有什么秘诀呀,快告诉我啊。」
 
「秘诀,哈哈,那有什么秘诀呀」,她笑著,忽然神秘的贴到我耳朵根,说,「有钱的男人都色,碰著了就顺著点,逢场做戏一下了,呵呵。」
 
我看著她说,「这也可以?」
 
「有什么不可以,咱们女人那,不靠身子靠什么?」说完她用眼角瞟了我一眼,继续唱起歌来。
 
昏昏的睡了一晚上,早上一起来,我鬼使神差的给陈先生打了电话。依旧来到那套豪宅,转了一圈后,有点累了我就坐到床上。陈先生点著根烟,眯著眼睛打量我,一直盯著我的双腿。我被瞧的很不自然,他坐到我身边,双手开始不老实起来,在我大腿上摩挲。我难为情的按住他的手,可阻挡不住他,他慢慢的摸到了我的大腿根部。
 
我夹紧双腿,红著脸说:「陈,陈先生,别这样。」他忽然把我按倒在床上,疯狂的在我身上摸弄著。
 
我一下子想到头天晚上高姐说的「女人不靠身子靠什么」,闭上眼睛,任由他摸弄。他解开我的上衣,一把把我的紧身背心拉起来,把我的乳罩也扯开了。我感觉他的嘴巴凑到我的乳尖,湿湿滑滑的。
 
他的一隻手已经钻到我的内裤裡,在我的阴毛上抓弄著。下身微微一痛,我心裡像有电光闪过,用力把他推到一边,站了起来。他半躺在床上,笑得不阴不阳的:「怎么了,王小姐。」
 
我低著头,一手捂著胸,一手拉下自己的裙子,小声说:「我,我……」。
 
他也站起来,整理了下衣服,说:「后天我就要去外地,顶多明天有空再看看房,你看著办吧」,说完就径直走了。
 
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,想到那可观的回报,我在第二天约了陈先生再去看楼。一进屋,他的手就摸到了我屁股上,我明显的听到他的呼吸有些急促。到了卧房,他把我推到床上。就听见他说:「把裙子撩起来吧,我给你签了购房合同。」
 
我心一横,把裙子拉了起来。「好,慢点,慢点,继续」,他双眼放光的说。我慢慢的褪下黑色丁字裤,下身就一点点的都露了出来。我在他色迷迷的目光下,感到浑身发烫。
 
「对,就是这样,好,给我介绍一下你的下面呀,呵呵。都是些什么,有什么用啊?」
 
他不依不饶的问。我满脸通红的指著自己的阴毛说,「这,这是我的,我的阴毛」。
 
「有什么用呢?」
 
「是,是给男人看,给摸的。」
 
「好,继续。」
 
我又指著我的阴唇,说:「这是我的阴户。」说完就觉得羞愧难当。「放屁!」
 
他凶象毕露的说,「给我用俗话说出来,你这个贱人!」我听了吓得心裡乱跳,「是,是我的逼,是给男人操的地方。」
 
「很好,继续。」
 
我用手指分开自己的阴唇,「外面是我的大逼唇,裡面是小逼唇,都是,是用来裹男人的鸡吧的。」
 
「哈哈哈哈」,他大笑著走过来,一跟手指顺势就插到了我的下身,「那这是什么啊?」
 
我身上一软,想用手挡他却又不敢,「是,是我的逼洞,给男人抽插的。」他一边用手指抽动,一边解开裤子,我闭上了眼睛。阴道裡忽然被撑开,我猛然好后悔,想用力推开他,却已晚了,他已用力的在我身体裡抽插起来。他走的时候,我看见他在先前给他的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那是我头一次卖出房子,也出卖了自己的身体。
 
从那以后,我的业绩逐渐的好起来,我的银行帐户裡也已经有了近30万。我很清楚这其中的原由,我正在像个妓女一样,用自己的身子给自己赚钱。我想:反正就那几次,没有人会知道,再坚持坚持,等存够50万就辞职不干了。
 
老总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,翻开销售业绩表,眉飞色舞的夸奖我:「不错啊,小王,业绩是节节上升,而且目前有意想的客户还很多,不错不错!」我随著笑,低头谢谢他的夸奖。他挨过来坐到我身边,继续表扬著我,说著说著,就摸到了我的胸上。我一把推开,厉声问到:「你干什么!」「还装个什么呢,哈哈,谁不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呀,婊子!」我一下子站起来,脸涨得通红,抽了他一巴掌,疾步想拉门出去。他一把拽住我,把我扯到沙发上,用力的打了我几巴掌。我只觉得天旋地转的,瘫在沙发上,痛得眼泪都涌了出来,「你,你要干,干什么啊」。
 
他不管我,从抽屉裡拿出一张光盘,放到了DVD裡。他又坐到我身边,把我拉著靠在他身上,抚摩著我被打的脸,「打疼了吧,来,我给你揉揉。」我推开他,愤怒的叫道:「滚开!」就在这时,我看见了电视屏幕裡画面,一个男人正骑在一个女人身上,双手还紧紧捏著女人的双乳,而那个女人,就是我。
 
我只觉得双眼发暗,身体象被抽乾了一样毫无力气,就那样呆呆的坐著。他乘机解开我的衣服,「我升你做业务经理,啊,哈哈,好大的奶子……」他在我的胸上又咬又舔,一边把我的裙子撩起来,扯下了我的内裤。他把我拉著坐到他身上,分开我的大腿,托著我的屁股。
 
我感到一根东西正顶著我的阴道口,慢慢的,慢慢的顶进了我的阴道。他从后面抓住我的乳房,下身用力的一上一下的顶著。他淫笑著,「小逼是操著很舒服啊,啊,哈哈。」我依旧呆呆的看著电视屏幕,电视裡的自己正被另一个男人抱著脑袋,用粗大的阳具抽插著嘴巴……我听见他在我耳边大声唤著我「婊子,婊子」,在我身体裡喷射出来。
 
我做了业务经理,兼做老总的私人秘书。我的主要工作就是陪同他认为「重要」的客户,用自己的身体让他们满意。老板的生意做大了,我被任命为一个旅游渡假村的公关经理。作为筹备的第一个环节,就是老总拉著我和他一起招聘公关小姐。在高薪的诱惑下,10几个姐妹跳进了我们这个火坑。他像模像样的请人来给我们培训礼仪、公关什么的,没想到的是,我们的老师还有一位职业妓女。我们跟著那个妓女,学习如何用自己的身体让男人更舒服、更满意。
 
培训的最后一天,老总叫人给我们每个人送了几套衣服,说是工作服。我拿到试衣间一看,除了吊带背心和超短裙,都是些暴露的内衣裤。从裡到外换好了,我和其他姐妹都来到小会议室,接受老总的总结发言。老总来回转了一圈,看著我们,口水都要流出来了。他一手搂住一个姐妹,不停的说著「好,好」,当转到一个身材很好的小姐面前时,他竟然当著那么多人一手抓在了她的乳房上。
 
「老总」,那个小姐略带羞涩的低下头,他按住她的肩,说到:「来,来,检验一下你们培训的成果」。那个小姐识趣的低下身,跪到他的面前,解开他的裤子,扶著他的阳具舔吸起来。他舒服得直哼哼,我们都低著头,他忽然转头对我说,「小王啊,培训得都不错啊,今天晚上你陪我一起接待两个客人啊,喔,喔……」
 
晚上,在渡假村的一间别墅裡,我陪老板接待两个香港过来的客人。谈笑了一番,他们丑恶的嘴脸就暴露出来了,一个人摸著我的手,另一个就直接在我大腿内侧抚摩著。老板递了个眼色,我会意的弯下身,拉开一个客人的裤子拉练,把嘴巴凑了过去。「就让小王好好招待两位吧,啊,哈哈,」
 
老板在一边无耻的打著哈哈。我抬头向那个客人抛了个媚眼,爹声爹气的说:「老板,你的鸡吧好大啊」,说完就卖力的用嘴巴裹起他的阳具来。老总起身要走,说:「你们玩著,我先出去了,玩高兴点啊。」「你别走啊,给我们留个纪念呀,哈哈。」另一个客人拉住老板,从自己包裡掏出一个照相机。接著,他把我的内裤拉下来,抬起我的一条腿,用硬邦邦的阳具顶在我的阴道口。
 
我就侧坐著,弯著身体给一个客人吹,一条腿大大张开给另一个客人抽插。老板淫笑著,在一边,把这一切都拍了下来。插我嘴的那个客人弄了一会停下来,说是累了,于是我就趴在另一个客人身上,他躺在沙发上从下面插我。我假装的大声叫著,一面违心的说著,「老板,你的鸡吧操得我好舒服,哦,哦」。
 
这时,说想歇会的那个客人又压到了我背上,阳具直挺挺的顶在了我的肛门上。「小骚屁眼真诱人啊」,他说著,我顿时明白了他想做什么。一种恐惧感袭上心头,我大声喊著,「不要,不要动我那裡啊!」可无济于事,他用力的顶进了窄小的肛门,我只觉得浑身一阵发紧……
 
「照片照的很不错啊」,他们要离开渡假村的那天,临走还在翻看那天的照片。撒在茶几上的一张照片中,我像被夹在三文治中的一片肉,下身紧紧咬合著两根丑陋的阳具。我的心在滴血,但我只能认命,认做女人的命,男人始终都是这个世界的主宰。
 
老板似乎受了这件事的启发,要叫人给我们公关部的所有职员照写真。照了两本写真,一本是普通的著各种服装的写真,另外一本却是各种露骨姿势的照片。我好像都习惯了一样,在镜头前任凭摆弄。拉起裙子露出自己的下体,坐著张开大腿,用手分开自己的阴唇,捏著自己乳头用手抠摸自己阴道……
 
老板说普通的写真可以给普通客人看,又说要成立个会员制的俱乐部,对一些特殊会员就提供另一本写真,以供选择陪侍。我问他,「这,这不就成了卖淫了吗,老板,会被人查的。」「哈哈,你放心,会员制的,安全的很!」他边说,又边把我推到牆边,拉起我的裙子。「我决定给下面的那些公关小姐都编个号码,这样客户选人的时候方便」,说著话他已经从后面插进了我的身体。「那,老板,我,我是公关经理,是不是就不要让我再,再做那个了。」
 
我问他,多希望他能看在我和他的那种关系上从此放过我。「你?哈哈,当然,当然。你跟他们怎么一样呢。」他用力的抽插著,我听了这话心裡一鬆,感觉有种解脱。他接著说,「你是1号,1号,知道吗。哈哈,你就是婊子头,啊,哈哈哈哈!」他说著更加用力。我感到莫大的屈辱,眼泪不自觉的滑下来。「哭?哭什么哭呀!」他狠狠的拉住我的头髮,在我耳边大声说,「你天生就是个贱婊子,你还委屈?哭?操死你,婊子!」
 
自从以后,我们在公司裡不再用名字,只有号码,我是1号。每天上班,老总都会把我集中在会议室,大声问我们:「你们是什么?是做什么的?」我得带著大家提起自己的超短裙,露出自己裸露的下身回答:「我们是婊子,是卖逼的。」
 
渡假村经营的很好,来消费的人越来越多。港商、台商、政府工作人员、警务人员……形形色色的人都有。我也看透了,无论平时是什么样正经的角色,只要加入了会员全变了样。一般他们都会通过写真来选一个自己喜欢的,然后带我们到别墅玩弄。有时候会需要我们打电话到他们那,「先生你好,我是俱乐部1号,请问需要骚逼吗?我的小逼又肥又嫩,保证您满意」,这句电话用语已说成了习惯。白天,我们是惹人羡慕的高薪白领;晚上,我们是男人身下呻吟的性工具。
 
圣诞节到了,公司为了回馈客户,组织了一场盛大的晚会,我和所有的公关小姐成了主角。我们穿著鲜艳的圣诞服装,带领会员门到俱乐部用酒点,看节目。开始第一个节目,就是我们做的时装表演。说是时装表演,实际上是脱衣表演。我把自己的旗袍和内衣都一一脱下,在所有客户面前张开双腿,用手指分开自己的阴唇。那些男人们一个个喘著粗气,看得眼睛放光。休息一会后,接下来的节目是我们赤裸著在台上跳热舞。我看见,几乎每个男人下面都撑起了帐篷。再接下来,老板让我们在台上一个一个的做自我介绍。我光著身体,站在台上已经不太感觉羞耻。
 
我说:「各位尊贵的会员,你们好,我是俱乐部1号。这裡有些客人已经操过我的,我的身体很软,奶子挺屁股大,肉逼又骚又浪。我喜欢趴著让人从后面操我,用粗大的鸡吧在我的逼裡抽插,我就会流很多的水。希望以后能为更多的客人服务,谢谢!」
 
接下来,其他的姐妹一个个都做了自我介绍。那些会员都快按捺不住了,在那裡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。最后一个是游戏,如果有客户能看著我们阴部的特写照片猜出是哪个小姐,就可以随便要求她做件事情。幻灯片一张张放出来,都没有人猜对。我的照片被放出来了,没想到就被一个人给猜中了。我只好当著那么多人的面,把一根假阳具塞进自己的阴道,再把那个客人的裤子脱下,跪著叼他的阳具吮吸。
 
男人们再也抑制不住,都像疯了一样,衝上来把我们一个个按到在地。我身上,同时有3个男人在发洩,嘴巴裡、阴道裡和乳沟中各有一根在肆意的抽插。一轮完了,又是一轮。整个大厅裡一片淫声浪语,迷离的灯光下,我索性放开自己,让他们都释放的尽兴。等客人们一个满意的离开,我们每个都已是精污满身。老板给我们每个人丢了个红包,我拿起红包,艰难的爬起来找自己的衣服……
 
我们就这样,穿上衣服是高傲的白领女郎,脱下衣服是低贱的妓女。任男人淫辱,用身体取悦男人的鸡吧,这,就是我的命。
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裸奔半日游